笔趣火

59. 茫然若失(四)

时节一日日的过去,这桩震惊朝野的谢家军谋反案在叶亭贞有意的遮掩下成了一桩不痛不痒的谈资。

谢君堂伏诛,谢家军主力军已被斩首。

谢君堂一生劳苦,即使犯了滔天罪孽,陛下仁厚,顾念谢家只剩了一个独子,其子谢瑾瑜有生之年不得返京。

这些皆随着汴京愈发热的天渐渐蒸发了。

但是最得人匪夷所思的是,那谢家军全部尸首都被扔去乱葬岗草草掩埋了,谢君堂的却了无踪迹。

这还源于一个小贼,那日情形弄的乱糟糟的,加之人心惶惶,谢君堂自刎于马上的尸身也就无人顾及。等到有人酒过三巡拍了个脑瓜子,这才想起来这尸身该如何处置,带领一众将士过来,正巧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在城门口晃悠,形迹可疑,遂当即拿下。

那小贼吓得涕泗横流,从实招来,言说自己原是想发点小财,想着谢君堂是从大漠而来,又堂堂一国将军,身上肯定有点值钱的物件,这才鬼迷心窍想摸点东西出来。

“东西呢?”

那个带头的将一柄剑横在小贼脖颈处,听这一精神连酒也全醒了。

“什么东西?小的什么都没看到啊,就连尸首也没有啊!”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将一众人还飘在升官发财想法里的心狠狠拽下来,顿时冷汗直流。

尸首还能凭空消失?

这件事若是说给三岁孩童听,也是会被贻笑大方。更何况要是被叶亭贞知道,到时候一定会治个看管不利之罪!

一行人一合计,决定将此事烂在肚子里。

那小贼吓的魂飞魄散,再三发誓自己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更是将全部身家拿了出来。

“那小爷就断了你今后的营生!”

话音刚落,将那小贼的两只手狠狠斩落下来!

至于谢君堂的尸身要在哪里,谁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

沈荠早晨在集市上买了些瓜果,想着拿回去拿井水镇了消暑。

刚要从袖中拿出荷包时,不想出门太急,荷包不知随手放在了何处。正要多摸寻一阵时,手里拿的布袋子没收好口,一个橘子从袋中骨碌碌滚落在地。

小贩还盯着她瞧,沈荠露出两分不好意思,只得弯下腰,正要伸出手去时,眼帘中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如翠竹的手率先拿起了那个橘子。

沈荠顾不得诧异,收回手,直起身。

“多谢。”

映入眼帘的人正是一个陌生的公子,年岁似乎与她相仿,长相极好,眉目如水般温润,此时正含笑看着她。

他身着素白锦袍,但若细看,纹路奇秀,是用加了金线的银线绣的。

伸出长臂来,手里的橘子衬得他愈发白皙。

沈荠只看了一眼,便垂眸错开视线道了声谢。

她虽从未见过他,却也知此人身份非富即贵。

可话说回来,天子脚下,谁身上还没有点令人艳羡的东西呢?

沈荠心里顾念着连云坊未做完的活计,想着伸出手去拿橘子,那人虽将橘子放在手心,但迟迟不见递还给她。

她不禁抬眸看向他,正巧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这让沈荠心里诧异,这人不会是与郑钧一伙专门来找麻烦的吧?

但转念一想,又不太像,此人周身气质亦正亦邪,与郑钧那群外强中干之徒不同,而经她细看,不知心里又涌出两分熟悉之感。

不经她仔细琢磨时,刚要松手,下一秒橘子就稳稳当当的递到了她的手中。

那人轻笑道,“夏日炎炎,姑娘少食为妙。”

声音倒不如此人长相那般温润,低沉且喑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趣火【biquhuo.com】第一时间更新《春再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南晋公主和亲记此地风月吟女将军,男公主迷梦东京只是想给祂们一个家侦探再信我亿次我在对面看你农门福女:糙汉宠妻无下限一树金[探案]夫君人设不太对位面论坛,生存模拟尘不渡我金丝雀自救日常摄政王靠抽卡系统曲线救国小秘书系统提篮桥导师在线背锅顶流他穿越后再次爆红[娱乐圈]奇妙杂货铺嫁山贼无人杀我把甲方daddy当树洞倾诉后A与B与C起猛了,世界进入地狱模式了御器第一复活了带着基建游戏变成猫灯下烟火刺客不独行死遁分手后又联姻到前男友心狠了果然路顺了标记白月光的死对头后我家老婆是重生者替嫁给黑化的白月光之后凭实力开卷 冰嬉星星福利院养娃日常[美食]她不为妾明月入我怀于子夜穿过星群最强幼崽爆改世界打压龙傲天,成为龙傲天我被无限流boss缠上了